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2週間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  

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広告 at

2015年05月21日

靜心聆聽心的聲音




美麗的夜空,在元宵夜綻放著朵朵鮮豔!

淡淡的憂傷彌漫在空氣裏!很久沒有這樣的心情了。從來沒有仔細端詳過高原的夜,忽然發現原來一切盡然還是如此的迷人。

不知道從什麼時間開始喜歡上了安靜,喜歡聆聽沒有歌詞的音樂,或許五彩的生活也會在瞬間蒼白,忽然間什麼都想不起來了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春節玩的比較過火。

很久沒有這樣的心情了,腦海裏除了一片又一片的空白以外,好像真的不知道該去想些什麼。連妹妹都居然笑我成了行屍走肉,但我笑著告訴她,哥哥這個叫冬眠!潔白的雪花在剛剛打完禮花的天空裏緩緩飄落,難道真的就是這麼巧嗎?片片雪花輕輕的飄落,但卻重重的砸在心間。好沉重,心在煙花綻放的瞬間緊縮,在飄雪的瞬間被打碎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外面的天氣真的很冷。

忽然間發現自己學會了很多東西,逐漸的清醒,習慣在初春飄雪的早晨,緩緩的行走在上班的路上,很久沒有的感覺了,碎碎的雪花生生的飄打在臉上,有點疼卻又是那麼的愜意。仿佛又回到了N年前頑皮的年代。

忽然覺得自己是那麼的虛偽,虛偽的連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了,如果秋是一個惆悵的季節,但是現在還不過是春天而已。不知道心傷到極點是不是就是這樣的一種感覺。越加的喜歡蜷縮在自己的空間裏,不苟言笑,不知道這究竟算不算一種境界。

美妙淒涼的音符敲打著耳膜也敲打著冷冰冰的心房,所有一切美好的願望在瞬間破滅,幸福的家園真的是經歷不起一點風雨,忽然間變得孤單了……或許,很多東西都是在冥冥之中註定的,即使不相信但是你卻永遠無法改變了。從所謂的欲火中重生吧,希望那些刻骨銘心的痛,在經歷過春天嚴寒的洗禮,淡淡的忘卻。不是不想回憶,而是每次的回憶,帶給我的除了刻骨銘心的傷害,還有什麼呢?又能期冀些什麼呢?

淡淡的夜空裏,除了許多叫不上名字的星星,剩下的就是莫名的漆黑,可愛的天使也只是無奈的搖搖頭,頭頂暗淡的光環,留下我獨自在黑黑的夜空裏獨自傷懷。不是我不夠堅強,而是我的堅強在愛的面前真的很無助!默默感受淚滑過心底,暗自飄零的感覺!

你是否可以聽見心之流觴的聲音?  


Posted by 不再為彼此落淚 at 11:20Comments(0)

2015年05月19日

散落在後海




後海的河沿兒上,名人故居甚多,皇親國戚,達官顯貴,各界名流曾多居於此。想來這也沒什麼奇特之處,從正陽門到鐘鼓樓,一條中軸線分成了東西城,供職於皇家的士大夫們,又有哪一個是甘於田園寂寞的,所以要選個宜居之處,自然得是像什刹海這樣有風康泰導遊有水又貼近皇城的地方。坊間所傳的“東富西貴,南賤北貧”,也正是一個涵蓋了此處的市井縮影。今天徜徉於這裏的胡同,隨處可見王府官邸,名人宅院,雖然昔年的風光不在,但卻給後海平添了曆史的凝重與深厚的蘊藉。

後海,是北京城裏的一汪水兒,和它相通的還有前海和西海,連一塊兒就叫什刹海。什刹海的南面,也有三個海,是南海,中海和北海,又稱前三海。相對於這三海,什刹海也叫後三海,而後海就在其中。雖然它們都算不得大,每面水域不過數十公傾,但有了這幾汪水兒,北京城就顯得不幹不燥了,也就有了賞荷泛舟的去處,四四方方的皇城才不至於拘謹,這整肅的皇氣裏面,也就跟著添了幾分活潑的靈氣。

去後海,最近便的走法兒,還是先到鼓樓,往南走一點兒就能康泰導遊看見煙袋斜街的牌樓。從這底下穿過去,沿街前行數百步即是。如果不急,還可以在街裏流連一會兒,雖然幾經曆史變遷,這裏早就不賣煙袋煙嘴兒鼻煙兒壺了,甚至文玩店、畫店也已銷聲匿跡,但在這兒還是能尋到一些有意思的玩藝兒。比如買上一件印有奧巴馬紅衛兵形象的T恤,或是白底兒藍條的海魂衫,一只寫著“抓革命,促生產”的洋磁兒缸,或是繡著“為人民服務”的綠色軍挎,畫著周璿的舊電影海報,以及鬥彩的茶具,古色古香的陶笛,彩蝶大花兒的對襟盤扣兒小襖……這裏不是東單王府井,不是大柵欄,潘家園,虎坊橋,要買大金大銀,珍玩重器,名人字畫,這裏頭沒有,這裏有的只是一個個小物件兒。這些小東西,雖不起眼兒,卻能冷不丁地撞醒了渾渾沌沌的心,讓人忽然間想起了特定的年代,甚至是自己當孩子的時候。

煙袋斜街,不寬,約可五六人並行,看起來就像一個大胡同。但它的確是斜,因是往後海邊兒上斜,所以又斜得好。到了小石碑胡同和鴉兒胡同交口兒左轉,眼前忽然洞開的一片天高水闊,兼又風意頓生的,這便是後海了。

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小拱橋,它橫跨在前海與後海的交接處,稱銀錠橋。若要把這兩塊兒水比作一只漂著的葫蘆,那麼這只葫蘆須得橫倒了,它的嘴兒就沖著故宮方向,上半截瘦些康泰導遊的是前海,下半截豐些的就是後海,而銀錠橋就在這葫蘆的細脖兒上。因我這日去得不巧,這座橋正在維護修繕,但見天氣明暖晴好,因而亦未掃興半分。


  


Posted by 不再為彼此落淚 at 14:02Comments(0)